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31.jpg 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4.jpg 

 

 

【黃真伊-生平記事】

黃真伊(約1506-1544),韓國李朝時期女詩人。別名真娘,京畿道開城人,為進士之女,開城名妓,貌美多才,善詩書音律墨畫,與宋純等當時文人、碩儒以詩酒交流。

 

一般認為她大約活了三、四十歲,與歷史劇名女醫大長今同時代,但比她稍晚生。她出生的開城在今北韓南部,近南北韓邊界,當時名為松都,曾是李朝首都。她的父親(黃進士)屬於韓國傳統身分制度中最高的「兩班」(貴族、地主、士大夫)階級,其母是側室金氏為黃進士之妾,一說為是姓「真」,出身富裕家庭,為盲女或為盲女的女兒,一說為盲妓生陳玄琴,庶出的黃真伊因此身分低降。

因為其母是賤民,根據「從母法」而走上妓女之路。

據說她父親有次在路上,見橋下清澈水邊有漂亮女子在洗濯,向她要水喝,女子以水瓢分飲之,但進入其父嘴裡竟成酒,一瓢水酒如是結合了兩者,生下當代無匹之佳人-黃真伊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6.jpg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5.jpg (史書記載之內容)

 

據說黃真伊從小熟知禮儀,七歲習千字文,九歲能讀漢文經書、作漢詩。從目前留下來,認定是她作的幾首漢文詩來看,她的確是漢詩、時調皆長的天才詩人。她的時調尤其讓人驚艷。黃真伊之所以成為傳奇,除了貌美、膽大外,還由於多才多藝。詩之外,她在韓國音樂史、舞蹈史也佔有一席之地。

她擅長演奏玄琴,有好幾闕認定是她寫的曲子被保留至今。她以絕代之姿,奔放之軀,舞弄、顛覆了被儒教倫理綑綁的男性的窘境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29.jpg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3.jpg

 

晚年(其實當時黃真伊還不到四十歲)拋棄一切,遊歷了全朝鮮名勝古跡。病逝時留下了"我生前讓很多男人不知道自愛,因此我死後葬在路邊讓野獸和蟲子吃掉我屍身,洗刷我的罪惡吧"的遺言。還有一說是"我生前喜歡熱鬧,不喜孤寂,因此巴我葬在行人多的路邊吧。

還有我生平最喜音律,所以我死後入葬時,不要奏哀樂,給我奏風月曲吧。" 不管遺言是怎樣的,黃真伊確實葬在了路邊。她的墳墓至今仍殘留著,在北韓開城附近的長湍。

演員河智苑本來想到那裡去參拜黃真伊的墓地,好在演繹黃真伊這個角色時能有所幫助。但由於北韓發射導彈致使南北關係變得僵硬,因此到北韓拍攝的可能性非常渺茫。最後也不了了之了~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24.jpg 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26.jpg

 

到現今流傳的黃真伊的作品只有漢詩四首和時調6首。漢詩有《滿月臺懷古詩》《樸淵瀑布詩》《奉別蘇陽穀詩》《詠初月詩》等四首,時調有《青山裡碧溪水》、《冬至漫長夜》、《何時寡信》、《山是舊山》、《竟然是我做的事》、《青山我意》。

據推測因為黃真伊的漢詩和時調因為多是在風月場所作的,再加上她是妓女出身所以有很多都沒能傳到後世,湮滅在歷史長河中了。但是僅從流傳至今的幾首詩和時調中,我們可以看出她的作品構思巧妙,形式恰當,是具有很高水準的作品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5.jpg  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3.jpg 

 

 

【黃真伊-流傳的故事】

在韓國,誰都知道黃真伊是著名才女藝伎,被稱為"韓國的李清照",韓國中學課本選有她的詩。而提到黃真伊,首先想到的還是關於她的各種各樣的傳聞,這些盛傳不止的傳聞,主題自然是黃真伊和男人們。總體來看,廣為流傳的有六個小故事。

 

  • 一、 首先是鄰家少年為黃真伊的美貌才華傾心不已,患相思病,終至死去。靈柩行至黃真伊門前時,馬居然悲傷得不能前行,黃真伊出門解上衣小褂蓋在棺上,棺始行。

一說因青年之死自責,一說因此事解除了與另一貴族青年之婚約, 黃真伊遂出走為妓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28.jpg 

 

 

  • 二、 朝鮮文臣蘇世讓,這個當時的風流客放言「給我和黃真伊30天時間共同相處,我絕對不會為黃真伊的美色屈服,若屈服我就不是人。」一個月後,在黃真伊贈送的漢詩《送別蘇陽穀》下,結果不言自明。

黃真伊寫的《送別蘇陽穀》

『月下庭梧盡,霜中野菊黃,樓高天一尺,人醉酒千觴。流水和琴冷,梅花入笛香,明朝相別後,情與碧波長。』

看了這樣的紀錄,黃真伊希望自己也不是人。不是人,做入笛的梅香,錚琮的水流,在黃真伊的詩裡,「流水和琴冷,梅花入笛香」:琴之冷與情之熱對比,各自虛幻;花之香與笛之音交融,飄渺虛無。

但在另一首時調裡卻看到她顯然有怨:『啊~我做了什麼,居然不知我會如此想他!我如果叫他留下,他怎麼會走呢?我頑固不靈,叫他走,痛了我。』這首詩的"他"不知是誰,但讓我們看到一個傾城傾國的佳人,照樣有的愛的猶豫、矛盾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8.jpg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7.jpg  (史書記載之蘇世讓之文筆)

 

  • 三、 王室貴族碧溪守(李渾然)和黃真伊交遊,得到的只是喪盡顏面。

黃真伊寫的《青山裡碧溪水》

『青山裡的碧溪水啊,不要誇耀你的輕快,一旦流到滄海你將永遠無法再回來,明月滿空山何不留在這兒與我歇息片刻。』- 陳黎 譯

時調中的「碧溪水」指的是黃真伊一位筆名為「碧溪守」的李朝宗室友人,在韓文中水與守同音,「明月」又是黃真伊的伎名,此詩寫於與碧溪守於窄橋上相遇,詩中具有挑逗的情意。

另一說為,碧溪守(李渾然)是一個高傲自負,認為真正風流者是無需女性的男人。有一天,一行人鳴響馬鈴路過黃真伊住處,在樓閣盼望的黃真伊,拉上簾幕靜靜唱出此詩,讓頑固至極的儒教主義者碧溪守心旌動搖,終於拜倒明月帳下。有人稱黃真伊為詩聖,說她即興、飄逸的詩風可媲美李白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2.jpg 

 

  • 四、 當時的名唱李士宗,和黃真伊約定6年契約同居,三年在李士宗家,三年在黃真伊家。期滿的那天,男方期待「續約」,但黃真伊選擇漂亮地分手。沒有理由,只因期滿。這似乎是現代男女試婚的先驅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9.jpg 

 

 

  • 五、 面壁30年的知足禪師,在黃真伊面前也是一朝破戒。據說她自稱佛門弟子,夜叩在天馬山「知足庵」面壁十年(或說三十年)的知足禪師之門,為他跳了一段舞,像莎樂美在希律王面前跳七紗舞般,讓修道成「生佛」的知足禪師頓然知覺自己身體某些部份之不足而破了戒。那夜黃真伊跳的舞,人稱「僧舞」,是韓國民間舞蹈中極重要之「妓房舞蹈」的代表。

黃真伊誘僧的場面,至今不斷被搬上舞臺,在網路上看到韓國舞者的表演,著古代妓女鮮豔衣飾,動作簡單,姿態妖豔。

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4.jpg (誘僧-舞台劇)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30.jpg

 

  • 六、 著名學者花潭徐敬德,在黃真伊的主動表白下,是惟一一個巍然不動的人,於是結為師徒。所以,才有這樣的說法:黃真伊、樸淵瀑布、徐花潭,此三者,松都三絕也。

 

徐敬德是當代偉大的理學家,是那個時代少見的不仕的讀書人。他出身貧窮的兩班家庭,不能接受完整教育,僅在私塾習得能讀漢文的程度,然而無師自通,潛心書籍與自然,成一家之學,為理學注入新風氣。因母親規勸,幾次應考皆列榜首,但始終不就官職。

 

於開城設花潭書齋,講學研究,被稱作「森林中的大儒」。這個學識豐厚、人品孤高的男人,是男性征服者黃真伊一生唯一沒有征服成的男人。黃真伊反過來被其奪了魂魄。兩人結了一生的師徒關係,同游自然,但不免有憾。我們可以從徐敬德僅存的兩首時調窺見一二:『心啊,我問你一個問題:何以你永遠年輕? 歲月積累在我身軀,你同樣地也應老去。如果我強要跟隨你的節拍,我怕要被人訕笑。我心愚蠢,我做的每一樣事皆蠢。誰會到這遙遙的萬重雲山尋我?然而風中的落葉聲讓我想起她--也許,是她。』

 

 

「人老心不老」是許多天真者的通病,碩學如徐敬德明知應該乖乖老去,卻「力不從心」,讓強烈的心跳,強烈的生之欲望左右著。真簡單而深刻的時調!第二首詩裡的「她」據說指黃真伊。隱遁山林的他,明知不太可能有人來訪,聽到落葉聲卻還愚昧地想像是伊人的腳步『啊,我颯颯的墜落聲是美麗的錯誤,我不是伊人,我是一片片落葉』。這兩首詩讓我們看到原來儒學家也是人,原來內心衝突得這麼厲害,也這麼很可愛。

 

黃真伊有一首時調,似乎是對徐敬德的答覆:『我何曾對你不信任,對你無信,當月沉三更,絲毫未見人到來跡象?我怎能阻止那秋風中飄蕩的落葉聲?』這首時調的微妙在於既可視為黃真伊對徐敬德「候伊不至」的解釋(她說她不曾無信,有約必赴,但如果他沒有與她相約,怎可責怪颯然響地的落葉惱了他的胸懷?),也可視為黃真伊「候君不至」而起的苦惱(她盼望他如期出現,但直至三更仍未見蹤影,她無法阻止無情的落葉聲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讓她誤以為他已來到)。

 

真是一對互相苦惱的師徒:黃真伊欲亂大倫而解放其身,徐敬德卻不亂大倫而鬱結其身!

 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8.jpg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07.jpg 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25.jpg黃真伊生平及傳奇016.jpg (史書記載)

Posted by cc1980091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